<tbody id="ig7qn"><div id="ig7qn"></div></tbody>

<track id="ig7qn"><div id="ig7qn"></div></track>
    <bdo id="ig7qn"></bdo>
      <menuitem id="ig7qn"></menuitem>

      <menuitem id="ig7qn"></menuitem>
      <nobr id="ig7qn"></nobr>

      <menuitem id="ig7qn"><optgroup id="ig7qn"><thead id="ig7qn"></thead></optgroup></menuitem><tbody id="ig7qn"><span id="ig7qn"></span></tbody>
      1. <progress id="ig7qn"><div id="ig7qn"><address id="ig7qn"></address></div></progress>
        ?
        上海學而優家教網
        上海家教服務熱線: 134-0200-3983
        請各位教員朋友加入交流群:(請用【教員編號+姓名】驗證)大學生群: 275186544 ;專業老師交流群: 193642056;藝術老師交流群:17641618;飛信群:1046203594,111184663
        《紅樓夢》里的男人沒一個是好東西
        更新時間:2017-03-15 14:09:04, 采編:上海家教

         最近看《紅樓夢》,腦子里冒出了這樣的印象,小說里的男人似乎沒有一個是好東西,就像《水滸傳》里沒有一個像樣的女人一樣。這兩部小說代表著一陰一陽的人類世界,就像荷馬史詩《伊利亞特》與《奧德修記》一樣。茅盾在評價這兩部作品時,也給出了這樣的評價,《伊利亞特》寫的是男人的事,《奧德修記》里的女人不簡單,玩男人于股掌之間。

        《紅樓夢》里的男人,似乎就是泥做的,骯臟不堪,連賈寶玉自己也自行慚愧。《水滸傳》里一百零八將里也有三位女士,孫二娘、顧大嫂、扈三娘,可是她們一點也不巾幗英雄,孫二娘是母夜叉,開的十字鋪,做的人肉勾當,顧大嫂,綽號為母大蟲,扈三娘盡管綽號是一丈青,可是她嫁的丈夫是矮腳虎王英,典型的色鬼而已,差點跟黑宋江鬧翻了臉。至于潘金蓮、閻婆惜、潘巧云,……幾乎都是偷漢的祖宗,沒有一個不是水性楊花的。

        到了《金瓶梅》,女人的戲多了起來,盡管人品不咋樣的,可是人物更加形象,男人除了武松是個爺們,其他的也同樣的花天酒地,沒有什么光輝形象,可見,男女平等,蘭陵笑笑生終于能同等筆墨對待,這在男尊女卑的封建社會,無疑是一大進步。

        《紅樓夢》里,男人的猥褻不堪,恰恰證明了作者的膽大,勇氣可嘉。男人本來是統治一切的霸王,女人充其量不過是男人玩弄的尤物而已,可是作者卻不信這一套,偏偏寫出巾幗不讓須眉。

        作為封建統治的最高統治者——皇帝,作者都沒有放過,鴛鴦在拒絕賈赦時說過這樣的狠話,這一輩子莫說是‘寶玉’,就是‘寶金’‘寶銀’‘寶天王’‘寶皇帝’,橫豎不嫁人就完了……至于王爺,就連賢王北靜王也不放在眼里,北靜王水溶給賈寶玉送了見面禮,賈寶玉很高興的把它拿給了林黛玉,林黛玉卻不領情,稱這不知道是哪個臭男人的東西,不要。難怪王熙鳳會說,舍得一身剮,敢把皇帝拉下馬。

        在小說里,有兩個人直接評價寧榮府里的男人不是東西,一位是柳湘蓮,他聽說賈璉給自己做媒,本來挺高興,可是一聽說尤三姐跟寧國府有關系,一臉的不高興,馬上要求悔婚,在他的潛意識里,寧榮二府,除了門前的兩個石獅子是干凈的,其他都是骯臟不堪的,害得尤三姐濺血鴛鴦劍,柳湘蓮斷發進空門。另一位男人是焦大,這個老仆人,一生都在為寧國府賣命,主子在戰場上落敗,自己寧可喝馬尿,也想辦法給主子喝上水。在他的眼里,賈府是一代不如一代,每日家偷狗戲雞,爬灰的爬灰,養小叔子的養小叔子,自己要跑到祠堂里哭太爺去。氣憤得要紅刀子進去白刀子出來,可見失望到極點。

        分析一下《紅樓夢》里的男人,“代”字輩的兩個主子已經離去,本來應該是“文”字輩的人做主,可是,“文”字輩的代表人物,賈敬、賈赦、賈政。賈敬是不作為,整日里跟著道士們胡鬧;賈赦,其他本事沒有,只要看見別人有好東西,就想盡辦法拿過來,為了古玩扇子,石呆子被害致死,死皮賴臉的像納鴛鴦為妾,似乎享樂成了自己生活的唯一;賈政,盡管是寶玉的父親,可是也不會干什么大事,教子無方,幾乎是可有可無之輩。

         “玉”字輩的人,除了賈珠拋下賢妻弱子之外,賈珍,公認的奢侈之徒,好色之輩,只要細讀秦可卿、尤二姐那些文字,就一目了然。賈璉,只要有機會,跟其她女人胡來,連史老太君也認為這是正常之事。賈環更是嫉妒成性,喜歡打小報告,滿肚子的草莽。

        至于賈寶玉,盡管作者重墨進行描寫,可是這位仁兄,也是個酷愛男風之輩,跟秦鐘不干不凈,與蔣玉涵、柳湘蓮更是眉來眼去,希望天下美麗女子都服侍自己,這樣的人,又有什么值得稱頌。

        還有諸如賈雨村、冷子興、薛蟠、甄士隱、賈瑞、賈蓉……,或僅為線索人物,或奸詐無比,或諂媚有余。

        《紅樓夢》里的男人真的沒一個是好東西!

        分享到: 更多
        網站地圖 | 關于我們 | 聯系我們 | 隱私聲明 | 廣告服務 | 匯款方式 | 網站建設 | 課時收費 | 教員手冊
        湖北11选5开奖结果